「檢調已死 雙標無敵」 故宮南院的標準 歎為觀止!

來源:波新聞 | 日期:2023-08-06 13:58:31 | 瀏覽次數:8221

璣銘 / 遠眺花果山的智人

故宮文物圖檔外流 再爆研究員遠端打卡資安漏洞

記者:中國時報李怡芸2023-08-02 

今年3月故宮發生高畫質文物圖檔外流風波,除了權益受損,各界更擔心若有資安問題會造成更大的衝擊,然而事件後故宮內部管理依舊鬆散,據知情人士透露,故宮南院一名賴姓助理研究員,多次在家使用遠端打卡,不僅偽造出勤紀錄,更令關心人士擔心故宮的資安會出現漏洞。據悉,故宮南院賴姓助理研究員,曾多次使用遠端連線打卡,實際上卻遲到缺勤,院內人士指出當事人還曾有假日值班未到勤,以及擅用職務之便使用辦公室,讓閒雜人等隨意進出,罔顧館藏文物維安等違規情事,向行政院和立委舉報,才使事件被曝光並進行調查。

據故宮政風室的調查,賴姓助理研究員確實曾於111年間「曾有未依規定使用VPN遠端連線作為出勤刷卡紀錄之違規情形,惟尚無發現未到院出勤之異常情形」此項僅以督導長官嚴厲告誡在案作結。院內人士認為此事涉公務員曠職、偽造出勤紀錄,過去類似案件發生在一般企業即以解聘處置,故宮顯然管理過於鬆散。此外,知情人士指該當事人曾有假日值班未到勤,卻藉故加班至深夜的陋習,且已在故宮任職10年,在被檢舉後卻以不清楚執勤制度及打卡規範為由,未受懲處。故宮政風室的調查則是指出「當事人於111年確曾有假日值班未到勤之違規情形,其針對假日值班缺失提出檢討報告,並層級陳核自科長、專門委員至處長,業遭長官嚴厲告誡並返還補休時數在案。嗣後賴員皆合於規定時間內到勤刷卡,尚無發現新違規事實」。至於該員藉故加班,政風室調查於112年4月至5月間,確實有加班時數未覈實之異常情形達9次,將由南院處檢討改進並追究行政責任;至於讓閒雜外人進入辦公室,經調查則無發現有重大違規使用的情形。

如果在一般公務單位或民間企業,上述事項早已經被以貪瀆案件法辦處理,但是故宮的聲明卻是「嚴厲告誡並返還補休時數在案」,所以這「在案」的說法是指留校查看嗎?意思是反正曠職無所謂,只要把時數補回來即可!至於嚴厲兩字恐怕只是溢美之詞。看來確實如此,這也意味著故宮其他的公務員也能比照辦理,反正頂多是申誡兩支,打破了國寶也才只是大過一支,申誡兩支不痛不癢,薪水照領、年終無誤,還順便調至更爽的單位,據悉賴員被調至南院教展科,而南院的教展科據聞自彭姓處長上台之後早已成為專業的發包單位,其工作只是開標、決標、督導或苛薄廠商,說是爽缺概無疑義!

或者,故宮畢竟是中央二級單位,只要有關係,也就沒關係。當然,這類教育人員任用條例所聘用的「公務員」,其背後多多少少都有關係,想必賴員可以如此屹立不搖,其關係應該很強大吧!

據悉賴員早有被投訴的紀錄,想當然爾,其結果都是不了了之,事後賴員甚至宣稱自己的後台很硬「院長 (當時是吳密察) 及處長 (現任彭子程) 都挺我」。聽說南院主管階層也曾握有證據準備循程序上簽處分賴員,但卻遭南院彭子程處長以家醜不可外揚為由彈壓下來,據信此事就是因為內部知情人士不滿賴員屢遭彭子程處長包庇,憤而直接投書至行政院政風單位,又因為故宮政風室新進人員以調查局查案的方式處理,才讓事件進入真的程序辦理,過去此類案件多半可能自然而然石沈大海,直白而言就是表面上交代一番罷了!或許,也是因為現任蕭院長知道紙包不住火了,才決定清理門戶。又據聞,其實該投訴內容直指南院彭子程處長,文中多處提到彭的縱容與護短,只不過藉賴員的違法亂紀發揮罷了!

對了,聽說南院最近又有一宗棄車保帥的案件,據悉南院安管科科長遭到莫名的降調,還是連降兩級,公務員因錯被降調的情事所在多有,但不公開降調原因的例子恐怕少之又少,南院安管科科長被降調一案就屬此類無頭公案,據了解故宮內部文書均諱莫如深,有一說說是由於該科長長期插手南院約聘保全的業務,藉職務之便拔擢年輕女保全使之成為安管科約聘人員,又讓年輕女保全擔任管理要職,內部早已詬病,但彭子程處長對此無動於衷,直到近期的Me Too風潮席捲開來,該科科長又突然被降調,內部紛紛猜測可能也與Me Too相關,聽說也有該科約聘人員表達不滿,逕自在臉書上放炮,她們認為降調又不清楚說明理由,對該科長相當不公平,又聽說彭子程處長已經下令禁止內部議論此事,違者必然重懲。相信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只怕故宮想隻手遮天,不過細細思量,故宮當然會隻手遮天,畢竟先前摔破三支國寶瓷器,故宮當時都想私下處理掉了,區區Me Too而把某科長好生安排,這等操作根本連小兒科都不算。若該科科長確有缺失,至少應該公布原因,並追究上下關係,若無缺失也得還其清白。根據資料顯示,南院的保全為對外發包,屬於承攬合約工務範圍,理論上南院安管科無權跨界,換言之,安管科科長的職責應該僅在於監督,若以科長之尊就能調動保全、插手保全的人事,邏輯上應該也是因為層級更高的官員默許或是指示辦理,總之,希望故宮也能發表聲明以正視聽。

南院的官的標準,才是標準

「政風室調查於112年4月至5月間,確實有加班時數未覈實之異常情形達9次,將由南院處檢討改進並追究行政責任」,故宮所謂的「追究行政責任」據聞只是要求賴員將「盜領」的加班費返還罷了,想來故宮似乎充滿了人情味,建議其他公部門也能比照辦理,可以不同名義於夜間加班,然後把溢領的加班費拿去投資,獲利就是無本生意,若是虧了,損失也不大,反正只是借用公款經營個人投資罷了,若因此而被記申誡兩支,並無傷大雅,明天太陽照樣升起,下個月薪水一樣入袋。

據說賴員過去在某陳姓科長任內,就長期以與美國某原住民博物館討論為由,藉故時差關係說明必須在夜晚居家辦公,且以此申請加班費,陳姓科長發現之後曾簽處,賴員違紀情節重大本應解職,沒想到卻由當時的南院處盧處長將其調至其他科別繼續聘用。又聽說沒多久賴員故態復萌,曾因當時莊姓副處長要求檢核其業務,不僅無法交代當初以公款所購置的物件,也沒有按照正常程序申報,形同侵佔,但當時的吳密察院長及現任的彭子程處長對此情節均置若罔聞。

據了解即使在疫情期間故宮也無居家辦公的規定,賴員卻長期享有特權,不僅出勤狀況可以特立獨行,且打卡制度對他而言似乎也形同虛設,過去南院從前科長、前副處長等等皆曾想要查辦該員,為何全都無疾而終?難道賴員也是黨證無敵的權威人士?

相信廣大的民眾也想知道賴員的考績歷年如何?畢竟以她的職級合併年資計算其月薪可能已達八萬,八萬的月薪如果在社會大學裡恐怕是既辛勞又爆肝,或者人家貴為教育人員任用條例所聘用的天之驕女,高薪又能偷懶是應該,彭子程處長理應好好照顧她,再者,民進黨治下的臺灣連侵佔公署的罪犯都能領九萬了,各級機關領乾薪的酬庸冗員又不知凡幾,光是一個無所作為專事1450的數位部,明年度的人事預算竟然可以膨脹至18億!如此賴員又能算是哪棵蔥?

當然,我也相信故宮的從業人員不是每一個都這樣地有恃無恐,這只是劣幣逐良幣的案例,不過,可以想像的是故宮似乎並不存在汰除機制,根據了解,當初行政院同意故宮增聘人員以充實南院的經營,其但書是此批人員必須於南院留任,不能任意調至北院,但是,據說事實也不是如此。總之,有關係就沒關係,這似乎就是鐵律。

以下我們來看看其他案例;

鐵飯碗生鏽 南市公務員曠職十天遭開除

地方中心/台南報導 2012年03月14日ETtoday新聞雲

台南市政府破天荒的將一名累計曠職達10天的公務員,記二大過開除了。這名七職等的技士是由外地通勤上班,但是常常嚴重遲到,業務又執行緩慢,市政府最後依考績法將他免職,鐵飯碗不再是保障。

公家職真的是鐵飯碗嗎?那可不一定!台南縣市合併升格為直轄市後,整頓風紀時查出一名七職等的技士上班常常嚴重遲到,人事單位要求他補假處理,他卻不太理會,執行業務又相當緩慢,在這波整頓中被盯上,查出他累計的曠職達到10天,被送交考績會評議。

依公務人員考績法第12條,一次記二大過者,免職,其中一項包括「曠職繼續達四日,或一年累積達十日者。」台南市政府人事處長許瑛峰指出,「一年曠職累積達10天者,一次記兩大過,一次記兩大過的後果,就是要免職。」

公務人員考績法也規定,考績委員會對於擬予考績列丁等及一次記二大過人員,處分前應給予當事人陳述及申辯之機會。台南市政府依考績法記二大過,當事人曾經請求讓他有改善的機會,但是到他申訴期限截止,連談都不想和主管談,最後市政府只好將他報銓敘部解除職務。台南市政府工務局主任黃心樹表示,「人事室也都有一直想要來輔導他,但是他有時也不願接電話,我們去找他,他也是一溜煙就不見了。」

據了解,被開除的技士原本是在外縣市的鄉公所擔任課長,做事相當認真,但是和長官一同牽連到官司中,遭到判刑還沒有定讞,從此他意志消沉,請調到台南佔低階七職等的技士缺,月薪大概是5萬元,雖然當事人情有可原,但是怠忽職守對民眾說都不公平,所以市府還是斷然將他開除。

依公務人員考績法第12條,一次記二大過者,免職,其中一項包括「曠職繼續達四日,或一年累積達十日者。」,按法律規定,即使法網恢恢賴員也無法身免,但實際狀況則是沒事沒事,申誡兩支意思意思,職等不變,爽調其他單位。

如此這般,相較於安管科科長的坎坷,難怪會有該科的約聘人員為其發出不平之鳴!說是殺雞儆猴恐怕是不倫不類,但手持菜刀的那位官或許才知道箇中緣由,或是說故宮的院長才知道案情如何有趣吧!

我們再來研究以下案例;

金管會職員蹺班「最久近3小時」 遭處分不服:廁所壞掉不得已

林坤緯2022年7月12日 Yahoo新聞

上班摸魚摸過頭,可真的是摸到大白鯊了。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保險局一名楊姓稽核,2020年被發現睡在檢查局會議室內,保險局接著調閱其門禁刷卡紀錄,赫然發現楊姓稽核2個月內有16次擅離工作崗位,短則21分鐘,最長的一次將近3小時。保險局記曠職並扣其薪水,然楊姓稽核主張原單位「廁所壞掉」等原因,請求撤罰,但遭法院拒絕採信,判敗訴。

保險局楊姓稽核2020年6月11日早上7點半在檢查局會議室內睡覺被發現,保險局接獲通報後,隨即調閱其門禁打卡紀錄,並請楊姓稽核陳述意見與說明,接著赫然發現同年4月17日至6月12日期間,楊姓稽核共有多達16筆未辦理請假手續就擅離職守的紀錄,其中時間最短的一次為21分鐘,5月1日的時間甚至長達168分鐘,而其餘14次都超過30分鐘。

楊姓稽核為自己行為辯解,指出他辦公室所在的17樓廁所曾有過排水不良、髒水溢出馬桶之情形,讓他如廁時深感心理壓力,才會前往其他樓層的洗手間,也因此留下其他樓層的門禁刷卡紀錄。還稱,進辦公室前先去茶水間、廁所處理生理需求,再回到座位上處理公務為人之常情。

楊姓稽核還認為保險局沒有限制員工使用其他樓層的洗手間、茶水間跟會議室,更沒有舉證自己到其他樓層是做什麼事情,反過來要求他舉證為什麼去其他樓層,此舉「強人所難且令人不解」,要求撤銷曠職與扣薪處分。

保險局說明,楊姓稽核沒有依照規定請假就擅離工作崗位,被查到的16次曠職還申請加班,因此根據《公務人員俸給法》中與曠職相關的規定,共登記曠職3天2小時,扣除3天俸給,請求法院判他敗訴。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指出,保險局提出楊姓稽核曠職的時長,有93%都超過半小時,超出一般人使用廁所的合理時間,因此拒絕採信是為了生理需求而離開工作崗位之說法,加上保險局有先查清員工異常的打卡紀錄,才記曠職、依法扣薪,保險局於法有據且無違誤,判楊姓稽核敗訴。

如今,楊姓稽核可能也覺得自己無辜,畢竟只是開小差上個廁所,「16筆未辦理請假手續就擅離職守的紀錄,其中時間最短的一次為21分鐘,5月1日的時間甚至長達168分鐘,而其餘14次都超過30分鐘。」這等紀錄跟賴員相較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但是,楊姓稽核的結果為「曠職並扣其薪水」,賴員的結果是「當事人於111年確曾有假日值班未到勤之違規情形,其針對假日值班缺失提出檢討報告,」,沒事沒事就寫寫報告而已,本大小姐後台硬的很!

檢調在哪裡?刑不上自家人?

大小姐的後臺當然夠硬啊!他的親朋好友們要不高升,要不佔缺。那位什麼邢大總長不也就是因為大小姐的後台夠硬。再說,國軍單位的官們若有了小三都是撤職查辦,沒想到王必勝先生不僅有小三,連孩子都有了,雖說是家務事我們也無權置喙,但一樣是公務員,前者查辦,後者高升,也不知道中間的道理是什麼?賴員服務的故宮是中央二級單位,他領的也是民膏民脂,爾俸爾祿,下民當然易虐,至於上天難欺與否?筆者則深感懷疑,畢竟這八年來,民進黨徹底地顛覆了禮義廉恥,賴員與南院,處長與部長,這只不過就是冰山一角罷了,至於檢調?他們早就成為冰山下的結晶體。

如果明年賴清德勝選,冰山會深入臺灣的每一個角落,1450與側翼們會霸佔整個社會,當劣幣完全取代良幣,就是臺灣即將下市的時候。

圖/南院燈光秀。故宮南院原以平衡地方發展為目的而設立 但幾年下來 問題叢生 早已成為博物館圈的不良示範

註:原刊處/風傳媒觀點投書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