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龍蛟潭空襲慘案」是否為美軍誤炸?

來源:波新聞 | 日期:2023-12-05 15:23:39 | 瀏覽次數:8734

波新聞─陳金聲/嘉義

民國34年4月19日,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美軍空襲轟炸嘉義縣義竹鄉小農村「龍蛟潭村」,造成村內同年同月同日五十幾人死亡慘案。慘案發生原因眾說紛云,至今仍無相關戰史可考,有說是濫炸,有說是誤炸,更有說是飛機上炸彈沒掛好而掉落。但如就相關地形地貌連結,誤炸的可能性居大。

上述三種說法,飛機上炸彈沒掛好而掉落,最被排除,因為據耆老的口述,當天是有兩枚炸彈不到數分鐘內先後從飛機上炸下來的,當年的美軍應不致於如此「落漆」才對。

第二種說法是美軍為了逼迫己露敗象的日軍早日投降,於是見到人多就瘋狂濫炸。當年的龍蛟潭村,是「龍蛟潭堡」,是「堡」字號,人數比鄰近村落還多,但美軍在情勢上己占上風,在戰略上,似無必要對一個純樸小農村的無辜居民如此這般的狂轟濫炸才對。

因此,美軍誤炸的可能性相對較高。因為就在直線約五公里的東側,就有一處與龍蛟潭地形地貌較為近村的村落,這個村落就是現今的鹿草鄉竹山村,當地地名又俗稱為「龜佛山」。

竹山村不像南投竹山到處都是竹林山區而得名,至於「龜佛山」,則係因昔日村落的南邊有八掌溪河道形成水潭,潭內有很多烏龜悠遊其中,潭中長滿蓮花,猶如佛祖之蓮花座,故又得名「龜佛山」。

事實上,竹山村、龜佛山根本就沒有一座山,當地的最高海拔小丘,龜佛山地區也是沒有山,最高只曾有17公尺高的土坵,但隨著雨水長期沖刷,如今土坵海拔只剩2公尺而己,因為,以「山」稱之,似有「灌水托高」之嫌。

龜佛山週邊都是平坦的農地,早期曾經最大宗的農作就是甘蔗,這與龍蛟潭村北鄰的東後寮農場的蔗田地形地貌最為相似。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龍蛟潭北鄰的東後寮農場還是種甘蔗,但龜佛山當地的農場,則被日軍徵收闢建為「軍事用地」,也就是機場用地。所以龍蛟潭可能因此而遭池魚之殃。

當年這兩地區都歸「鹽水港廳」管轄,而當時八掌溪畔的的鹽水港,是通商口岸,日軍在八掌溪兩側設有「鹽水南北飛行場」,南場就在現今八掌溪南東側「岸內糖廠」附近,北場則是現在的龜佛山,兩處飛行場都是利用蔗園闢建而成。

這兩座的機場,都屬於簡易型的機場,場內設施不多,最重要的是方便飛機起降的跑道,以及防空壕等。老一輩的龍蛟潭人會懷疑美軍當年是誤炸,「誤把龍蛟潭邊的東後寮農場當成龜佛山機場」,美軍也可能是怕東後寮農場又闢建成新的機場而超前防衛,「先轟炸再說」。

龜佛山村落廣福宮左側通往牛挑灣產業道路西側路邊,現在還保留著一座「二次世界大戰的遺址」,是一座鋼筋水泥建造的「碉堡」,據說是當時日軍的「作戰指揮中心」。

這座老碉堡,面積約有30坪左右,高約3公尺,入口處像防空壕的入口一樣,碉堡上種滿掩護的綠色植物,週邊現在還種香蕉,前方雜草叢生。碉堡週邊的農地,放眼望去,看不到其他的軍事設施了,旁邊的土地,時而種稻米及玉米等農作,時而休耕,聞不到半點戰爭的氣息。對文史沒興趣的,想都沒想到「這裡曾是世界大戰中的一處戰情指揮中心」。

碉堡入口己經沒有柵門,一般外人只會在入口處探個頭,不太敢冒然單獨進入碉堡內探究竟,深怕看到不該看的「東西」,附近農家有沒有人進去探,因此,內況不得而知。黃姓老農說「吃飽太閒逆,進去看三小朋友?」

碉堡前方有建了一座「紀念碑」,碑上還用大理石材「雕」了一架小飛機,外表超級「卡娃尹」,古錐可愛。路過的外地人會多看它一眼,當地的人「見慣了」,人與飛機及碉堡「都是自己人」,懶得理它的存在。

民國94年間,當時的鹿草鄉長汪謙仁及地方文史工作者在碑文中寫著這一座碉堡是建造於1940年間,用途是日軍的作戰指揮中心,碑文寫著:「日治時期,日人發動大東亞戰爭,企圖以台灣作為進襲中國大陸及南洋群島之據點,遂在本島各地廣建各種軍事設施。日軍鑑於本地具特殊之戰略需求,故於竹仔腳與龜佛山之間的蔗田,建造十二條飛機跑道及掩體、防空壕、碉堡等設施,建造碉堡時,深恐軍機外洩,故均徵調外地民夫以專車接送,日夜趕工,歷經半年始成,而正式啟用未幾,因跑道遭盟軍擊毀而棄置。此碉堡為當時之戰情指揮中心,據云,外層堅固,可抵巨砲,內設無線電系統,功能完備,能直接與戰地連繫」。

當年這處飛行場是否真的建了十二條的飛機跑道,很難考證了,有文史工作者說「一個飛行場建了十二條的跑道,太誇張了,應是一、二條或1.2條之誤」,現在的桃園國際機場,可能都沒有十二條的跑道。

碉堡的存在,似可確定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這裡確曾有日軍的軍事設施。而這裡距龍蛟潭的直線距離,只約五公里左右,因此,龍蛟潭耆老懷疑當年的空襲慘案,龍蛟潭是「慘遭池魚之殃」,這樣的懷疑,似有些道理。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飛機,起降能力不如現代的飛機,當年的飛機起降,都得靠平坦的土地,因此嘉南平原區的平坦地一不小心就成為飛行場的首選,軍事優先,良田搖身一變就成了戰機馳騁的飛行場,鹽水飛行場南場與北場都是這樣來的。

鹽水飛行場是日軍十號戰備下的緊急建設,目的是與雲林「北港飛行場」等其他中北部地區的飛行場一同作為連接南北飛行場的「空中列車」,以當時的時空背景而論,這些飛行場都是非常可觀的工程,只不過隨著日本戰敗,戰地終究又回歸了良田,僅存的軍事設施遺址殘跡供後人憑吊,誰還會去管它們在日據時期曾擔負起防衛台灣天空的使命。

78年過去了,龍蛟潭空襲慘案真相未明,如果真的是因地形地貌與龜佛山地區近似而被美軍誤炸,九泉底下那些亡靈,死的冤枉兼苦慘,蒼天不仁啊。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