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肋

來源:波新聞 | 日期:2024-06-03 10:55:08 | 瀏覽次數: 4743

遠眺花果山的智人  于璣銘

雞的肋骨。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比喻沒甚價值,丟了卻又覺得可惜的事物。《後漢書.卷五四.楊震傳》:「夫雞肋,食之則無所得,棄之則如可惜,公歸計決矣。」宋.蘇軾〈次韻王滁州見寄〉詩:「笑捐浮利一雞肋,多取清名幾熊掌。」 

教育部辭典

近日民進黨立委林宜瑾以所謂的法統問題質詢故宮博物院現任院長蕭先生,對於民進黨人而言,長期以來國立故宮博物院所象徵的法統 (之所以強調國立是與對岸的北京故宮有所區隔,這點在馮明珠院長期間曾是極為重大的議題) 確實如芒刺在背。只不過民進黨人恐怕可能也把法與道混為一談了,簡言之,法是形而下,道卻是形而上,國立故宮博物院所象徵的當然不是法而是道,建議林宜瑾委員下回質詢時宜斟酌用詞以免貽笑大方。

民進黨人自然對國立故宮博物院恨之入骨,畢竟法隨人易,道卻可制人於無形,否則就不會出現韓國人主張渾天儀是韓國人所發明的荒謬情事,畢竟洗腦這回事是所有政客唯一擅長的情事,民進黨即使如何努力去中,都避免不了口說漢語、手書漢字的事實,民進黨即使如何努力虛構1624年的史觀,都改變不了臺灣人信仰關聖帝君、媽祖的事實,民進黨不管如何崇美媚日,骨子裡卻依舊過不上聖誕節與女兒節。於是,國立故宮博物院收藏的那60餘萬件華夏之美當然就成為令民進黨難堪的道場,也因為如是,即使身為院長的蕭先生對於此類政治正確問題也只能以拂逆林宜瑾委員的說法作結。

國立故宮博物院這座氣勢強烈的道場,過去如是,現在如是,將來亦復如是,令政客們如何絞盡腦汁,它的萬仞宮牆還是可以屹立不搖。其所象徵的道統也就是民進黨一直揶揄的堯、舜、禹、湯、文、武、周公、《易》、《書》、《詩》、《禮》、《春秋》、《論語》、《大學》、《中庸》、《孟子》等等,民進黨及其所豢養的側翼或許再加上被民進黨洗腦的年輕人們當然會將這一路視為八股,但這個對於他們而言封建到炸裂的八股卻又風雨如晦雞鳴不已走到了今天,倒是DPP (即Dirty People Party的縮寫) 卻很可能在未來覆滅,看看賴四十所推出的扮家家酒與資源回收再利用的內閣名單,民進黨再如何肆無忌憚巧取豪奪,最終也會落得一個多行不義必自斃的終局。

林宜瑾在質詢中提及野島剛先生的議論,恰好小可也對野島剛先生稍有涉略,且還曾經與其對話過,然而,號稱最懂兩岸故宮的野島剛先生,恐怕也只是徒具虛名罷了,不知己不知彼的民進黨人喜愛這類老外無可厚非,但若對其所主張的論述囫圇吞棗,絕非國家之福,可惜的是我們始終高估民進黨的能耐,且看看以下野島剛先生過去的主張;

尷尬1:館長兼閣員

表象的背後,有一個基本的問題。故宮院長是內閣成員之一,所以是由新任行政院長決定任命人選,這和其他國家少見、台灣的特殊狀況有關。我一直覺得很不可思議的是,如果民進黨政府推動轉型正義,為什麼不把故宮變成文化部的部門之一,解除故宮院長內閣成員的地位?若故宮院長不再是閣員,就不用在立法院接受質詢,可以專心經營故宮,也不會隨著內閣改組而變動,減少不穩定的因素。此外,台灣「博物館管理」的整體性,這個最大的課題也有了解答。我想故宮降格應該沒什麼壞處。

像老故宮人,這些深愛著故宮的人們可能會持反對意見。但這跟故宮的重要性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希望大家思考一下,世上有哪個國家的博物館長,同時也是內閣成員?名聲超越故宮的羅浮宮、大都會美術館,館長是閣員嗎?儘管日本的東京國立博物館也是國立機構,但幾乎99%的日本人都不知道館長是誰。即便是對岸的北京故宮,院長也不是內閣成員,只是文化部內的職位。

故宮之所以在台灣的行政體系居於高位,有其歷史因素。60年代,台灣對武力反攻大陸感到絕望,蔣介石就想運用故宮文物來進行海外宣傳與國民教育。在那之前,為了反攻大陸,故宮文物都放在台中的倉庫裡。但1965年他建設故宮,力邀許多有力的政治家從海外來訪,認識故宮。此外,擁有莫大權力的第一夫人是故宮頭號愛護者,為故宮院長謀得極高的政治地位。因此,在威權體制下的故宮院長,納入內閣成員有其合理性。

只是,現在台灣已經民主化,故宮應該重新定位為「台灣最受歡迎的博物館」。借用新任院長的話,「故宮文物是人類文明史上的重要遺產。」老實說,我認為這是「理所當然」,但在故宮的定位隨著政治對立而動搖的台灣,院長不得不做出「理所當然」的發言,這就象徵了問題所在。原因在於故宮的政治色彩過高,引來沒有建設性的議論。能不能稱之為轉型正義這姑且不論,但我們應該透過讓故宮降格及併入文化部,階段性地消除故宮的政治色彩。

尷尬2:與文化部切割

2016年政黨輪替後,我擔任文化部「博物館發展政策白皮書」的諮詢委員而到台北開會。我不是每位委員的臉都記得,但其中一位是前院長陳其南。委員要求我們輪流發言,我就如此回應。

「我贊成製作博物館白皮書。從外國人的眼光來看,台灣很多博物館都充滿魅力,只是沒有作為文化據點來妥善運用,和其他博物館的合作也不佳,也就成了『無用之寶』。為了改善這個缺點,我想統一製作白皮書有其必要性。」

說到這裡,與會來賓都點頭稱是。但我接下來的發言,卻讓會議氣氛就此凝結。

「博物館白皮書也請將故宮涵蓋在內。故宮是台灣第一的博物館,博物館白皮書裡有了故宮,就有畫龍點睛之效。」

我當然知道,政府機構上,文化部和故宮是分開的。但故宮也是一座博物館,若文化部的博物館行政和故宮行政管理無法融為一體,台灣的博物館改革也無法成功。 (野島剛, 三年換三院長 故宮如何轉型, 2019)

野島剛先生身為號稱最懂兩岸故宮的外國人,其論述自然有其根據,但一如前述小可卻不能完全同意他的說法,如果我們以古代的禮部對照今之文化部,而以翰林院對照今之國立故宮博物院 (當然,此種類比依舊不可能完全吻合我們的期待) ,則約莫可看出其中的差異性,儘管國立故宮博物院之所以有其獨特的政治地位確實與歷史相關,但是以國立故宮博物院的專業程度而言實為不得不的舉措,因為就文、史、哲、藝方面而言,目前堪稱最為專業的研究單位莫過於中研院與國立故宮博物院,如果兩者真的要就藝術史方面再細分,則國立故宮博物院或許還強壓過中研院,且以國立故宮博物院數十載的經營,比起猶如初生之犢的文化部,其底蘊與內涵無出其右,文化部絕難望其項背 —— 嚴格來說,文化部實際上是一處行政單位,而非研究單位,更離奇的是自民進黨蔡大小姐上台以來,其文化部長的任命到底有幾位真的符合文化部長的身份?試問在國際博物館及藝術史學的領域中,知道中華民國文化部部長姓名的有幾位?因此如果按照野島剛先生所言將國立故宮博物院併入文化部,就專業而言幾乎完全不可行,即使就邏輯上而言,兩者目前同屬中央政府行政院二級單位,所謂的併入恐怕也不恰當 —— 儘管前任的吳密察院長未必同意我的說法,至於現任的蕭院長顯然理性得多。

究其實,如果根據野島剛先生的說法,那麼文化部也無需成立 —— 僅需在教育部轄下設立文化司即可,如此一來除了可以撙節預算之外,還能達到精簡人事的目的。換言之,國立故宮博物院保持現行體制並無不妥,體制如何並非關鍵,如果要解決目前的困境,當務之急在於避免完全的政治正確 —— 讓專業回歸專業,尤其對於南院之定位更需如此看待。野島剛先生也曾針對南院的定位發表看法;

成立南院委員會共管

我想,應該集結故宮、文化部、觀光局三方,成立「南院委員會」的單一平台來應對。如果能在此集結中南部的縣市代表會更好。因為不論台灣中南部有多少優秀的博物館和美術館,目前為止都無法打破行政壁壘,統整各館形成整合的文化觀光政策。比方說,台中的國家歌劇院、國立台灣美術館、南院、台南的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奇美博物館、高雄市立美術館、高雄市歷史博物館,只要做成一、兩天的「中南部美與文化導覽之旅」,相信會吸引不少人參與。

還有,嘉義也是很多日本人會想造訪之處。若是有遊覽阿里山、造訪KANO相關史蹟、北回歸線、高跟鞋教堂、文化路夜市的美食之旅等,再加上故宮南院,形成「嘉義兩天一夜遊日本人專案」,即便人在台北也會想要參加吧? (野島剛, 最懂故宮的外國人:台灣如何搶救故宮南院, 2018)

野島剛先生對於南院的定位議題似乎依舊繞著併入文化部的邏輯打轉,並且根據觀光之需要又加入了觀光主管單位以為委員會。當然,一座博物館確實可能將其外溢效果蔓延至觀光層面,但是觀光卻絕非南院存在之理由,再者野島剛先生所提的KANO相關史蹟、高跟鞋教堂等等其實也未必合理,小可並不反對透過博物館遂行與觀光活動的結合,但是博物館與觀光之間並沒有直接的對應關係,如果將此一順序顛倒了,不啻是一場國家級甚或是國際級的悲劇,而這場悲劇其實正在南院上演,而且越演越烈。試問野島剛先生「東京國立博物館是否也負有促進東京地區觀光成長的任務?」,相信野島剛先生恐怕也會斬釘截鐵的說「不!」。就像是美國大都會博物館或是法國羅浮宮博物館或是大英博物館一樣,它們之所以在博物館及藝術文化圈享有絕對的影響力是因為館藏豐富、策展嚴謹、研究具有國際水準等等,絕非因為它們的觀光附加價值。

導致南院迄今無法遂行其專業化的緣由,主因有二,第一是立法單位及民意代表的無知,第二是故宮本身願意配合政治正確的演出,或許還有第三 —— 是長期以來台灣民眾對於美感及藝術文化教育的漠視,而這與扭曲的教育思維有直接的關係。

國立故宮博物院對於民進黨而言始終是雞肋般的存在,儘管據說即將得到特赦的陳水扁的夫人曾誇下海口要將國立故宮博物院的國寶悉數送給對岸,堅持抗中保台的民進黨卻對此提議諱莫如深,這就跟曹興誠先生說要捐贈三十億壯大國防卻至今不見任何蹤影,或是沈伯洋念茲在茲可以保衛臺灣的黑熊部隊,問題是這位號稱黑熊院長的沈先生本身並不具備軍事訓練背景,當然,準國防部長顧立雄先生與其可以說是並駕齊驅,DPP的人材輩出世所僅見。

奉勸民進黨人認清一個事實,那就是臺灣人即使不是中國人,也絕對不可能是荷蘭人或是美國人或是更瞎的日本人,所謂的去中對於國立故宮博物院而言根本就是個虛假議題,就如同臺獨只不過是選舉提款機那般,據聞蕭院長近期對院內志工以非常大的篇幅解釋南院覽月橋的諸元及背景,試圖消弭眾人對於那座長不到一百公尺卻要價九千萬元的「藝術品」的疑慮,說穿了,欲蓋彌彰而已,一樣的造價可以在那瑪夏建造一座活人無數的橋,雖說藝術無價,但是覽月橋是否也具有此種無價的功能,相信眾人心中自有一把尺,話說近期的國立故宮博物院又被「有心人士」接連爆料,民進黨治下的國立故宮博物院竟然還是個負能量層出不窮的雞肋,還聽說數月前被確認開小差且涉及侵佔薪資的那位賴姓助理研究員其實未被懲處呢!

註:原刊處/風傳媒觀點投書

圖/故宮北部院區,維基百科,由 Peellden - 自己的作品, CC BY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3672985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